首页    关于我们    科研力量    药品展示    政策法规    新闻中心    健康宝典    人力资源    BBS论坛    联系我们    English
 新闻动态
研发利好持续释放 儿童用药
广东或跨省合作湘浙沪 药交
药品评价中心发布《药物警戒
默克埃博拉疫苗新证据:保护
李克强:5月1日起对进口抗
《2017年医药产业经济运
假药和问题疫苗引担忧 药品
创新药Ⅲ期临床试验药学研究
从生产到流通,我国药品“打
三步走:中国制药加速接轨国


 

更多资本涌入 将助推2018生物制药收购&并购再创新高


      全球四大知名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Ernst & Young)近日发布报告指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税收改革、药物开发商之间日益加剧的竞争以及大量新资本的涌入,将在2018年助推生物制药收购&并购(M&A)再创新高,交易价值将远超2017年的2000亿美元年交易额。

  在这份名为《2018并购展望与火力报告:生命科学交易与数据》(2018 M&A Outlook and Firepower Report: Life Sciences Deals and Data)的报告中,税制改革,尤其是针对美国公司海外利润向美国本土转移的一次性税收削减,将结束一段时期以来的不确定性,具体体现在与2016年相比,2017年生命科学全年并购交易总额下跌近20%。

  这是由于在过去的这一年,制药商,尤其是跨国制药巨头,很大程度上都处于观望状态,并不急于吞并小公司。例如,医药巨头强生(JNJ)在去年6月出资300亿美元收购Actelion,这已经是该领域在2017年度最大的交易。安永预计,2018年注定将发生更多的并购活动,因为在一份早期调查报告中,有60%的生命科学高管表示将会在本年度积极开展并购活动,与去年4月份的数字46%提高不少。

  安永全球生命科学交易咨询服务负责人Jeff Greene表示,在过去一年,特朗普税收改革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海外资金遣返(repatriation)的不确定性,明显阻碍了规模较大的并购交易的开展。 根据安永的分析,美国前10强的生命科学公司在海外拥有大约1600亿美元的现金,随着最近共和党税收立法的批准,其中一些资金预计会回归美国本土进入并购市场。

  Jeff Greene表示,随着税制改革的推进,生物制药行业并购活动肯定会得到更多的鼓励。但税制改革并不是生物制药行业在过去一年所面对的唯一的不确定性。制药公司高管之前也一直担心特朗普政府会试图抑制天价药品价格(尽管这种打击并没有发生),同时也曾担心FDA和可负担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未来。

  美国市场并购交易2018年将反弹

  安永指出,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了近年来由美国制药公司开展的并购交易数量占比的下降,在2015年占比为52%,2016年下跌至39%,2017年继续延续下跌势头只占到了30%。随着生物制药行业得到了来自华盛顿政府的更多的政策确定性和支持,这一占比在2018年应该会大幅反弹。

  在过去的2017年,由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的Scott Gottlieb出任FDA掌门人,在这一年里,FDA共批准了46个新药,比前任总统奥巴马提名的FDA局长Robert Califf任职的2016年期间批准的22个新药在数量上翻了一倍。

  报告指出,新药审批数量的大幅回升,也将通过制药公司之间的竞争(尤其是在日益拥挤的药物类别中的激烈竞争)推动该领域的并购活动。例如,截止2017年底,FDA批准了不少于5个程序性死亡蛋白1(PD-1)或程序性死亡配体1(PD-L1)癌症免疫疗法。

  报告还指出,某些治疗领域可能会变得过于拥挤,而肿瘤学目前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这将导致更多的合并和并购活动。此外,药物审批数量的激增,也会通过管线资产得到肯定使潜在买家对希望收购的公司有更大的信心,从而可能刺激并购活动的开展。

大型制药公司更少选择使研发管线进一步多元化

  在去年,尽管生物制药行业可用于并购交易的“火力(firepower,在安永报告中指1000亿美元资本)”数量激增,但并购活动反而下降了。根据报告,在去年总量达1.2万亿资本的火力中,大型制药公司占到了其中的三分之二,即8000万美元资本。

  超越“药物之外”的伙伴关系和平台

七个科技企业领导者未来会比生命科学企业拥有更多的实力

  报告指出,并购交易的火力来源正在越来越多地来自于生命科学行业之外的领域,特别是来自科技类巨头。例如,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Verily Life Sciences已与葛兰素史克(GSK)创建了生物电子药物公司Galvani Bioelectronics,苹果公司推出新的软件架构ResearchKit推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而亚马逊(Amazon.com)也已投资液体活检开发商Grail并与默沙东在糖尿病管理方面达成了深度合作。

  另外,在去年底,美国最大药品零售商西维斯(CVS Health)被爆出拟狠砸675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三大保险公司安泰保险(Aetna),打造一站式的医疗保健巨头。根据安永报告,CVS/Aetna并购反映了“以客户为中心”护理平台的出现,预计该类平台将进一步推动制造商、付款人和其他公司的合并和并购活动。

  这类平台将通过超越药物开发商收购其他药物开发商之外的行为,为重塑生物制药M&A活动提供了可能。今年晚些时候,安永将发布一份报告,专门讨论生物制药公司和医疗设备公司在这类平台中的角色。

  Jeff Greene表示,目前还不清楚生物制药公司方面能够将其业务向药品以外领域延伸的能力或意愿。与生物制药公司相比,设备开发商可能更愿意被收购,从而使自身成为护理平台的一部分,这将使其业务实现一个小的飞跃,更多地参与到医疗服务行业中,捕获数据,特别是在诊断方面的数据,并结合其他数据,对患者福祉和患者健康带来更全面的影响。

  定价压力和药品高价格

  报告指出,推动2018年并购活动的另一个可能因素是来自付款人的持续的定价压力,因为这限制了药物开发商通过销售现有产品实现收入增长的能力。报告指出,这种压力对于拥有更多成熟药物的较大规模制药公司更为明显,这反过来又可能会使其更青睐于追求强强联合,来保障盈利、维持关键领域的竞争力、扩大企业规模应对供应链中的新挑战。

全球医药市场上的前五大公司——辉瑞,诺华,罗氏,赛诺菲和强生公司的杨森制药,其市场份额均不超过5%

  但在较新药物类别中成功推出新产品的制药公司,所面临的定价压力不是太明显,这类药物已经能够制定高昂的价格。例如Spark Therapeutics公司治疗罕见遗传性失明的基因疗法Luxturna(voretigene neparvovec)定价高达85万美元,而诺华治疗特定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药物Kymriah(tisagenlecleucel)定价也高达47.5万美元,后者于2017年8月获美国FDA批准成为全球上市的首个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CAR-T)。不过,2家公司都强调,它们已经推出了患者准入计划和其他措施,使许多患者能够以较低的成本接受治疗。

  根据安永的报告,随着越来越多的来自于公共市场以外的其他渠道资本进入M&A领域,特别是来自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对于规模较小的生物技术公司,药物审批可能帮助它们避开潜在买家并吸引投资者。例如,中国的三胞集团(Sanpower Group)在去年以8.2亿美元收购了Valeant制药国际的Dendreon癌症疫苗业务。

  报告还指出,额外的资本将给生物技术公司更多的机会将产品带入进一步开发并更久的保持独立,这减少了其追求销售的需求。这些其他来源的资金,可以帮助这些公司独立地将产品进一步开发至商业化并延迟并购,因此这可能会成为一种制衡的力量。(新浪医药编译/newborn)来源:新浪医药

【更多信息】
      
首页    关于我们    科研力量    药品展示    政策法规    新闻中心    健康宝典    人力资源    BBS论坛    联系我们
四川奥邦药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地址:成都市高新西区百草路16号  电话:(028)87843998  传真:(028)87843991  蜀ICP备05004687号
中意营销提供网站建设网络营销技术支持